正文 第372章 红衣女鬼

“二哥,”他眼睛直直的看着那个缥缈的魂魄,在心里轻轻叫了一声。

“谁?”宋文正埋头找东西,听到声音警惕的站起身向四下看着。

太棒了!果然能跟鬼魂对话。来不及感受兴奋,萧天继续问道,

“我是白娃子,二哥你不是死了么,怎么回来了?”

“是你,你能听懂我说话?”

“能听懂,”

“我无家可归了,我的坟地被一个红衣女人占据了,过了今晚,我就要魂飞魄散了!”

宋文边说边抹着眼泪。

可萧天却从他眼睛里看到了杀意!

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觉袭来,他悄悄咬破手指,在掌心画了一道摄魂符。

“宋叔不是把你葬在后山坟圈子里了么,哪来的女人?”

“那个女人不是咱们村的,听说是上庄村被她丈夫害死的。有好多年了。”

“上庄村?”

“是,她恶气非常毒。”宋文话锋一转,“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也能够看到阴魂,真不简单!”

宋文边说边向萧天趴着的一人多高墙头走过去,轻轻一跳就坐到了萧天身边。

萧天没动,对鬼魂一点儿没感到害怕,似乎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样。看着那个曾经非常熟悉的面孔,此时已经变得五官挪移扭曲变形了。

“宋叔他怎么了?”

宋文没理问话,见他正看着屋子里的方向,嘴里喃喃着,“白娃子,”随之双手狠狠攥住萧天的脖子!

从牙缝里生生挤出几个字,“别怪我!”

萧天小脸憋得通红,慢慢转回头看着那个狰狞的黑脸,将手中血符对准他的双眼刺过去!

“啊!”宋文惨叫一声,仰面摔了下去,两手紧紧捂着眼睛在打上来回打滚。

“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,今天让你长长教训,希望你好自为之!”萧天站在墙头上大声吼叫着。

宋文失去了双眼却仍然不甘心,从背后拽出了一根白绫,向萧天抛过去。

白绫在飞到萧天近前后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齐齐断裂,化成片片散碎的布条。

难道是血符的作用?《阴符经》里写着,血符具有摄魂驱煞的作用,是不是还有一些其它的用途就不得而知了。

“咯咯咯咯!”一阵恐怖的女人笑声从外面传过,随之打着旋的阴风袭来,吹得鬼眼似得杨树叶“哗啦哗啦”作响。

“一个小屁娃娃真不简单,懂得画符驱咒。还是个童子身,咯咯咯!”

萧天看到一个穿着红长袍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落在面前,她低着头,看不清相貌,不过手上十指的指甲比手指头还长,如同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似的。

她好像也有些忌惮刚才的血符,长指甲飞快的向萧天的左手抓去。

血符用过一次就失去了作用,萧天没想到红衣女人来的这么快,一时防备不及,被她牢牢抓住了手腕。

“住手!”孟九公大喝一声,随后将手中的桃符抛出去,只见心形形状的桃符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,正砸在红衣女鬼身上。

这块手掌二分之一大小的桃心符跟随了孟九公一辈子,从他刚开始从事这门营生开始就有,是祖上传下来的。据说由一颗常年生长在坟地里的桃树加工而成,只取桃树主干向阳方位的中心位置,集几十年阳气锻造而成。

红衣女鬼“嗷”的叫一声,飘到了几米开外的地方,她嘴角淌着血,一对阴闪闪眼眸充满怒气的看着孟九公。女鬼魂魄明显也不稳定了,恍恍惚惚颤抖着就要消逝了一般。

“红霞,又是你!上次我绕你不死,没想到你怨咒不散彻底变成了鬼魂。连桃心符都快压制不住你了!”孟九公张开掌心,那块落在地上的桃符瞬间回到手上。

小萧天看的呆了!什么时候自己的爷爷还有这样的本事,从来没听说过,也没见过!桃符貌似自己很小时候见过,挺奇形怪状的东西,因为这个还被爷爷嚷了一通。

“老孟头,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!”红衣女鬼“唔唔唔”叫个不停。

从黑暗里走过来一副骷髅架子,后背上背着一个偌大的石碑,比他的身高还要长几分。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出来。

“白骨负碑!”孟九公叫出声。

“孟老头你到了入土的年纪,还迟迟不死,居然还能认出白骨负碑!难得,难得!可惜了!”

红霞一挥手,骷髅加快了脚下步伐,飞速向孟九公袭来。

“快躲开!”孟九公将萧天护在身下,一个侧滚翻避了过去。

谁知那石碑在空中晃了一圈,又转了回来!

“哈哈哈!看你们逃到哪里!”

危急关头,萧天咬住中指,狠狠吸了一口血,见石碑飘到近前,“噗!”的一口血雾喷洒出去,骷髅架子连同石碑怦然碎裂!

“好小子!还会这样的本领!”红霞哇呀怪叫起来。

“你怎么会中阳血能驱邪的?”孟九公擦了一把汗,还不忘追问着。

“我以后再慢慢和你说吧。爷爷,你看!”

萧天小手一指,宅院子周围阴风四起,小风沿着石头缝、门洞、房檐、院墙无处不在的吹过来,与硬物体撞在一起后发出诡异的“嗖嗖”声!

躺在地上的宋文吓得瑟瑟发抖,不停作揖乞求红衣女子绕过他。而红衣女鬼根本不理睬他,舌头把嘴角的血舔干净,双臂张开,嘴里依旧呼唤个不停。

萧天看到许许多多数不尽的黑影从四面八方涌来,越聚越多,黑丛丛一片浓雾。雾气里闪现出不一样的面孔,有细脖子大脑袋的没毛怪,有浑身碧绿长满绿毛的尖嘴猴。。。太多了!

“白娃子!”孟九公一把拉住小萧天将他拥入怀里,“你怕不怕?”

“不怕!不就是一些孤魂野鬼么?”

“好!不愧是我孟九公的孙子!有种!今天我们祖孙俩能死在一起,老婆子要怪我还有你小子给我求情,哈哈哈!”

“爷爷,我们为什么要死?”

“你没看到么?红霞女鬼有召唤过往阴魂的本事,它们都被她煽动来了。十几年前,我心慈手软,架不住她反复哀求,网开一面。没想到却铸成今天的大错。”孟九公想起了当年降服红霞的过程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