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虚与委蛇

狂乱的暴风雪之中,一只手掌突兀出现,与铁尸对了一掌。

“轰!”

一声巨响之后,那只铁尸倒飞了出去,消失在能见底极低的暴风雪之中。

而梅独秀的身边多了一条身形,这是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人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气息,他无须收敛气息,也无人看得穿他的修为与境界。

“爹!”梅独秀看清楚来人是谁,惊喜的叫了起来。

那中年人神色威严、目光凌厉,正是昆仑派掌门梅云峰!

“你怎么会遇到铁尸的?”梅云峰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那怪物是怎么回事?我也是糊里糊涂的遇到它的。”梅独秀道。

“昆仑山已经许多年没有出现邪恶之物了,这只畜生竟敢跑到昆仑来撒野,简直是自寻死路。”梅云峰哼了一声,目光看向了肖涛,问道,“我是昆仑掌门梅云峰,你就是尚元真人的徒弟?”

“是的。”肖涛打量着梅云峰,心知惩罚不了梅独秀了,梅云峰绝对会维护他的儿子,以梅云峰能够将铁尸一掌击飞来看,这份实力也不是他目前这个境界可以对抗的。

“独秀,向人家道歉。”梅云峰沉默了片刻,突然说道。

“我向他道歉?”梅独秀睁大了眼睛,他正准备斩了肖涛,老爹竟然要他认怂,他怎么甘心?

“道歉。”梅云峰目光坚定的道。

“为什么?就因为他的师父是尚元前辈吗?我们昆仑什么时侯怕过他师父?”梅云峰不解。

“闭嘴,这与怕不怕无关,是尚元真人值得我们敬重,”梅云峰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,看得梅独秀心中发怵。

梅独秀不敢违勃父亲的意思,皱着眉头上前一步,要向肖涛行礼道歉,却听到肖涛说道:“向我道歉就不必了,向我的未婚妻张晶晶道歉吧。”

肖涛故意把未婚妻三个字提高声调,果然把梅独秀气了个半死,但梅独秀不敢发作,只能照办。

“晶晶,我刚才理智欠失,冒犯了你,现在向你道歉,希望你原谅。”梅独秀向张晶晶一辑。

张晶晶对梅独秀又气又恨,幸亏肖涛来得及时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,但气归气,恨归恨,社会经验不足的她面对梅独秀的道歉,还是不知该怎么处理?

“算了,看在梅掌门的份上,此事就此揭过,但下不为例。”童灵韵知道女儿涉世未深,便替张晶晶回复了过去。

对童灵韵而言,女儿虽受惊吓,幸亏未受伤害,以后不再与梅独秀往来便是了。

如果咬着梅独秀不放,就会惹恼梅云峰,到时侯梅云峰会做出什么来,谁也不能担保。更何况,昆仑派是八大宗门最神秘的门派,实力雄厚,高手如云,连少林、武当都要礼让昆仑派三分,岂是神音门可以得罪的?

“多谢童阿姨,多谢晶晶。”梅独秀暗暗吁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。

梅独秀根本不把肖涛等人放在眼里,他怕的只是他父亲梅云峰,他父亲执掌昆仑派多年,在派中威严无比,在江湖上地位超然,对他也是管治严厉的。如果他的道歉得不到对方的谅解,那就是当众丢了他父亲的面子,让他父亲下不了台,以他父亲的性格,回去之后,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。

“张夫人,犬子犯下大错,做父亲的也有管教不严之过,改天我定登门造访,向张堂主请罪。”梅云峰道。

“梅掌门言重了,独秀只是一时糊涂,也没酿成大祸,梅掌门也无须放在心上。”童灵韵连忙说道。

童灵韵表面上装出无所谓,内心已经烈火燃烧了,她一片好意想撮合梅独秀和自己的女儿,没想到梅独秀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,她真是瞎了眼了,差点亲手把自己女儿的清白给毁了。

童灵韵更恨的还不是梅独秀,而是梅云峰,她算是看清楚梅云峰是什么人了,简直就是伪君子一个。梅独秀对张晶晶不轨的时侯,梅云峰可没有出现,但梅独秀有危机,梅云峰立马赶到了,有这么巧的事吗?

但是,面对实力恐怖的梅云峰父子,童灵韵又能怎么样?除了虚与委蛇,也是没别的办法。

童灵韵看得出的问题,肖涛同样看得出,梅云峰绝对有纵子行凶的嫌疑。

肖涛也不想虚与委蛇,可嫌疑归嫌疑,毕竟没有真凭实据,没有证据怎么指证人家?这口恶气咽不下也得咽。

更何况,他得为张晶晶等人安全着想,一旦与梅云峰撕破面皮,天晓得梅云峰会不会痛下杀手?

让肖涛更加看重的是,梅云峰居然直呼他师父为尚元真人,而不是尚元前辈,这是同辈之间的称呼。否则的话,那就是实力相差无几,彼此之间的称呼无须客气,这是强者对待强者的态度。

若梅云峰与尚元真人是同一层次的强者,那梅云峰的实力就恐怖了,因为尚元真人是合一境高手,梅云峰的修为也必须是合一境,才达到与尚元真人平起平坐的程度。

肖涛目前连通神境都没进入,不可能挑战合一境高手的,即使他的综合实力再强,毕竟是相差了两个大境界,境界压制太多,实力相差太远。所以,他绝不能挑战梅云峰,至于目前不可以,完全没有胜算的事,他也不会蛮干。

还有,肖涛还从梅云峰的话中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,梅云峰的话中有话,仿佛知道尚元真人做过什么事,而值得他这个同辈中人因此敬重。

“梅掌门,你是不是知道我师父的下落?”肖涛开口问道。

闻言,梅云峰的脸色一肃,目光阴沉了下来,双手负背,迎向暴风雪,良久才回应一句:“没错,我知道。”

肖涛大喜,继续问道:“梅掌门,有告知我师父在什么地方?我感激不尽。”

梅云峰看了肖涛一眼,说道:“你的修为不够,没有资格知道此事。”

肖涛的眉头一蹙,没想到梅云峰给他提了一个门槛,但这个门槛也不是梅云峰第一个给出来的,之前慈风师太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,恐怕师父要去的地方绝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。

于是,肖涛又问:“修为要练到干什么程度,才有资格?”

梅云峰道:“至少与我平起平坐。”

肖涛再问:“合一境?”

梅云峰深深的看了肖涛一眼,却是笑而不答,凭肖涛随便猜测。

肖涛沉默了好一会,才缓缓向梅云峰一拱手,说道:“多谢梅掌门透露了我师父的一点消息,我会努力向梅掌门看齐,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我会有这个资格再一次询问梅掌门。”

梅云峰一摆手,说道:“你若练到那个程度,再来昆仑找我。”

肖涛道:“一定!”

梅云峰的目光一黯,脸庞有着一缕悲戚,说道:“希望你不要来得太晚,否则的话,你来昆仑只能找我的儿子。”

肖涛的眉头一挑,问道:“梅掌门可以等我多长时间?”

梅云峰道:“也许三年,也许五年,看你的运气。”

肖涛道:“我的运气向来不错,我一定能来昆仑见到梅掌门。”

梅云峰点点头,看向肖涛的眼中却是有着一缕的不屑,不过他还是客气的说道:“希望如此!”

说话间,一阵比暴风雪还要冷冽的阴风吹过,一记凄厉的嘶吼声响彻冰封黑夜,随后就是一道恐怖的怨气迸发而来,伴随怨气而来的还有一道快如闪电般的黑影。

“铁尸?”

肖涛脸色一肃,一个念头,灵识放出,灵识闪现瞬间施展,整个身躯从原地不见了,瞬移到了张晶晶的身边。

而在肖涛消失的一刹那,铁尸的一只手抓到,正好抓了个空,被肖涛堪堪躲了过去。

铁尸对肖涛的攻击没有得手,也没有片刻的停留,顺着去势向梅云峰扑去,一双白茫茫的眼睛瞪着梅云峰,里面仿佛有着无穷的怒火,似乎对梅云峰一掌击飞它而耿耿于怀。

“刚才那一掌没有将你击毁,你还是挺能抗的,这样也好,主动送上门来,也省得我花功夫来找你。”梅云峰冷冷的看着扑过来的铁尸,缓缓举起了右手,准备给铁尸雷霆一击。

“哈!”

不料,铁尸却放慢了速度,在距离梅云峰不到两米的距离,猛的张开黑洞洞的大嘴,突然喷出了一团浓浓的黑烟。

那团黑烟犹如一道黑色闪电,瞬间在空气中扩散,将措手不及的梅云峰笼罩了起来。

“尸毒?”

梅云峰脸色大变,身上的罡劲立刻离体,形成一道含有强大能量的光芒气膜,将袭击过来的尸毒全部驱离。

但是,那团尸毒似乎有生命似的,刚刚驱离出去,又向光芒气膜聚集过来,虽然没有突破光芒气膜,却在气膜的表面腐蚀起来,没多久,那道由罡劲形成的光芒气膜有些残破不堪了。

“这铁尸那里来的?都快成精了,若不将它斩杀,必定遗祸人间!”

梅云峰大怒,不得不释放自己的灵识出来,一片雪花徒然在头顶悬浮,雪花闪烁着璀璨的白芒,白芒又在一瞬间暴射,光芒强烈得让人无法直视,照亮整片山坡,仿如一片白炽的世界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