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二章 扰人清梦

正在睡梦中的沈季尧并没有听到敲门声。

过了半分钟,沈黛茵见没有人来开门,就知道沈季尧没有听到。

于是“咚咚咚~”“咚咚咚~”,开始乱敲。

这次沈季尧倒是听到了,只是他睡得太沉,以为自己在做梦,就没有理会,压根就没醒。

于是等了一分钟的沈黛茵生气了。

“咚咚~”“咚~~”开始手脚并用,而且敲得时间还长。

沈季尧听到这个声音,终于醒了,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没有做梦。

确定了确实有人敲门,沈季尧那个火大啊,看看手机,才七点就来扰人清梦,这是人干的事吗?

可外面的人一点也没有扰人清梦的意识,一直在敲门。

沈季尧想蒙混过关的打算胎死腹中。

紧紧地皱着眉头,浑身散发着愤怒的气息的沈季尧穿着睡衣,拖着拖鞋,就走过去开门。

他倒要看看是那个不长眼的来打扰他睡觉。

沈季尧用力地把门打开,就看到门口处沈黛茵的手还保持着敲门的动作,脚也抬起,一看就知道刚才作案的是她。

而季倩倩正站在她身边,笑嘻嘻地看着房门,一看就是帮凶。

陈诗言倒是离得远,依在对面的墙壁上,表情清冷,一副和我无关的架势。

沈季尧本来满含怒气地打开门,可看到她们就知道自己的气是撒不出来了。

沈季尧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而沈黛茵一看到自己哥哥那张杀气腾腾的脸,小脖子一缩,麻溜地躲在了季倩倩身后,冲沈季尧讨好地笑笑,心里却腹诽,这次好像过火了。

季倩倩仿佛没看到那难看到极点的脸色,笑道:“尧尧,不请妈妈进入坐坐吗?”

沈季尧闻言颓废地叹口气,移开半个身子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妈妈,请进~”

季倩倩大摇大摆地走进来,沈黛茵就跟小尾巴似的,黏着季倩倩就进来了,没让沈季尧找到教训她的机会。

等季倩倩母女进去后,陈诗言才走过来,看着沈季尧,小声解释道:“季尧哥,这和我没关系,我可没参与。”

沈季尧闻言冷笑,“没你的事?那为什么昨天晚上不提前通知我?”

“额……”陈诗言讪笑,没有解释,她确实有看沈季尧笑话的想法,只是她惧怕沈季尧的权威,没有行动,只是在一边看着。

明摆着是有福大家享,有错别人抗。

不过季倩倩在,沈季尧不可能把陈诗言怎么样,只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然后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。

而落在后面的陈诗言关住门,然后仔细看看沈季尧住的地方。

此时季倩倩正在观察这个房间里的每个小房间,就跟捉奸似的,每个地方都不落下。

看到这一幕的沈季尧,满头黑线,他才十一岁,他亲爱的妈咪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呢。

等季倩倩检查完,才满意地坐下。

而此时。沈季尧正好洗漱完,他郁闷地问道:“妈,你们这是要搞哪样,明天晚上才是首映礼,你们来这么早做什么?”

季倩倩闻言翻个白眼,“怎么着,我们早来一天不行吗,我和你爸起早贪黑地工作给你们兄妹俩挣生活费,就不许我逛逛街,购购物吗?你这个小没良心的,一点也不知道体谅我一下。”

季倩倩越说越起劲,只差掉两滴眼泪,控诉沈季尧不孝了。

沈季尧觉得自己头快炸了,季倩倩这样,好像她过得老惨了似的。

起早贪黑?朝九晚五也算是起早贪黑?

不许你逛街?你哪年没有出去旅游个两三次,哪个周末不去逛街。

沈季尧见季倩倩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趋势,又看看旁边的沈黛茵,结果这臭丫头还火上加油,“妈,你真是太辛苦了,哥哥不疼您,茵茵疼您,等茵茵以后挣了钱,请妈妈去国外旅游,不带着哥哥。”

季倩倩闻言顿时感动得痛哭流涕,“要不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呢,就是比你那臭哥哥强。”

沈季尧听到她们娘俩的对话,嘴角抽搐,这还演上瘾了。

撇了强忍着笑的陈诗言一眼,去卫生间把衣服换好,出来后见季倩倩母女还在演。

沈季尧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不是要去逛街吗,还去不去?”

季倩倩闻言也不嚎了,立马拿起包,“去,怎么不去。”

沈季尧看着她那张一点泪痕也没有的脸,心里叹了口气。

沈季尧亲眼见证着季倩倩想着戏精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,想到这儿,他不禁深深地同情沈南,沈南受到的冲击力气大比自己严重多了。

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想到沈南,沈季尧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。

沈季尧他们出来的时间有点早,路上除了匆匆忙忙赶路的上班族,商场并没有多少顾客。

季倩倩和沈黛茵走在前面,看见一家店就忍不住进去看看,沈黛茵不过才六岁,她的购物欲望就已经这么强烈了。

要是看中什么,季倩倩直接让服务员打包带走,然后沈季尧默默地在后面刷卡付账。

每次沈季尧去付账时,服务员总是看看前面的季倩倩母女,又看看他旁边的陈诗言,眼神闪烁,表情怪异。

心想小小年龄就出来泡妞,这也太早熟了吧,他能行么。

虽然沈季尧现在已经十一岁,而且他每天都锻炼,可他是典型的晚发育患者,长得并不高。

看起来就是个半大孩子,本来沈季尧还比陈诗言高半头的,可自从过了十岁生日以后,陈诗言开始猛长,现在已经有超过沈季尧的架势了。

沈季尧虽然不知道服务员在想什么,可也知道决不是什么好事。

于是本来被强行压下去的怒气又上来了,一张脸臭的不行,虽然前面逛的开心的季倩倩母女没有注意到,可陈诗言看得清清楚楚。

看着浑身散发着不善的气息的沈季尧,陈诗言很是忧伤,明明是出来逛街的,可沈季尧这张臭脸让陈诗言逛的一点也不开心。

在忍了沈季尧半个小时,发现他还是这样后,陈诗言爆发了,眼神不善地看着沈季尧,“季尧哥,又没有人欠你钱,你摆着张臭脸给谁看呢?”

沈季尧“哼”了一声,“要不是你们把我叫起来,我现在正在睡觉呢,也不会摆臭脸。”

陈诗言闻言,委屈道:“可我已经道歉了啊。”

“我也没说是在生你的气啊。”

“……”陈诗言很无语,“季尧哥,男子汉大丈夫,不要总计较这些小事啊,你要往前看。”

沈季尧很淡定地看了她一眼,“我才十一岁,不是大丈夫,而且……我一直再往前看。”

“……”
Back to Top